>返回

2012-03-15
韓服批發玩上台




做生意要懂「止蝕」,更要曉「變通」,三十五歲的張立德( Edward)親身示範。六年前, Edward在旺角信和租鋪,賣過日韓飾物、明星相,甚至做格仔鋪,蝕足二十多萬,兩年後租約期滿即斬纜,變陣開設網店賣韓國時裝。吃正潮流「頭啖湯」,月賺六萬元,但「肥田多人耕」,毛利愈搶愈低,即「度橋」兼營批發「 Mr.香工」,投資五萬元,進駐荔枝角香港工業中心(香工)開店當陳列室。曾在電訊公司做月費計劃推銷員的 Edward,自度「上台計劃」來「鎖客」,幫客人印卡片、寫網頁,客人先擺低訂金,每個月拿夠貨就可「回贈」部分按金。搶客秘訣不是鬥便宜而是鬥快,連香工同行亦上門入貨。零售批發雙管齊下,上月穩賺八萬元。

上週三,荔枝角香港工業中心(香工)一樓十分冷清,記者行經一個百多呎的單位,見門外大大個字寫着「香工宣傳部」,好奇下即着店員阿峰聯絡老闆。上週五,老闆 Edward穿着印有店名及網址的白 T-shirt出現,做訪問時更推銷員上身,連記者和攝影師也不放過﹕「我哋個 plan好抵㗎,最多俾蘋果員工六折呀,順便幫我喺你公司介紹吓!」根據 Edward的「上台」計劃,客人先付六千元按金,再分一年十二期回贈,客人每月入貨滿四千元,就可得到五百元回贈。不足四千元, Edward就會沒收該月回贈金額,合約為期一年。

訪問期間,碰到曾參加月費計劃的客人戚小姐,她和朋友年多前開設時裝網店,每月向 Edward拿萬多元貨,兩個月前更於尖沙嘴開設門市,「其實間間韓國衫批發價錢都差不多,每件最多都係十蚊上落,我哋搵 Edward,都係貪呢度夠快同埋會幫我哋整埋網頁。」因此一年期合約結束,她仍向 Edward拿貨。

回贈鎖客賺兩邊

兩年前, Edward決定兼營批發時裝,知道單靠網站難以取信大手入貨的批發客,便在以時裝批發聞名的「香工」落腳。「香工一樓平日幾乎無人,呢個鋪外面仲有條大柱,吉咗成年都無人租。」 Edward以月租八千元租下這個百多呎鋪位,讓客人來睇辦。但之後數月,每月只有二、三十萬生意額,批發毛利低,無甚「肉食」。他絞盡腦汁,終於想到運用以前當電話月費計劃推銷員的經驗,推出網上時裝店一條龍服務。

Edward參照電訊公司的上台「鎖客」計劃,看準不少網店老闆都有正職, Edward以免費幫客人寫網頁、印卡片及傳單等一條龍服務做賣點,吸引有意開網店或已有門市的行家「上台」。「我哋有咩新衫都會幫佢哋同時更新,只要參加計劃,就可以免費有呢啲服務!」現每月約有六至八間店加入「上台」計劃,總計逾一百間,兩成是純網店,另外八成是門市店,反正要入貨,便加入計劃,換取免費網站服務。 Edward坦言並非每間參加計劃的時裝店,都能堅持拿足一年貨,其中更只有兩成多每月能取貨多於四千元。

Edward同時有網站做零售,幫客人開網店,變相「自己打自己」,「反正市場已有好多競爭者,你唔同佢做,佢自己都會做,我幫佢開網站,佢要同我拿貨,我都有得賺。」零售和批發網站放在一起,客人都知道 Edward自己有網店,亦知他的售價。 Edward要客人自行定價,寫下定價公式,之後網店就會自行運作。要管理上百間網店,網站維護及更新便外判給內地的電腦公司,「個個網都係用同一個範本,喺大陸用萬六蚊就有四個人幫你日日更新一百件新款衫。」 Edward指,批發生意佔盈利的一半。

以快取勝行家落疊

Edward指,在香工做批發,不可以鬥平,只可鬥快。大部分批發行家主要靠韓國買手揀貨,再大量買貨,買手每次收取約百分之二的佣金,取貨越多,佣金越平。自知沒有時裝觸覺的 Edward深恐「責」貨,於是改變方式,和韓國買手協議,香港拿到訂單後,再即日向買手入貨,買手收取每款衣服約港幣十元服務費。「計落比佣金貴,但好過『責』死貨,最重要係快﹗」 Edward指,多數批發行家為降低運費,會要求買手公司等儲夠十公斤以上的貨才運來香港,由訂貨到送貨一般需要一星期,他則限在三天至五天內。他表示,當韓國買手接到訂單後,翌日凌晨便往東大門等批發市場入貨,當天早上寄出。之後一天早上, Edward會直接到物流公司取貨,於中午十二點前安排速遞公司,將貨送予客人。

Edward公司的傳單寫着「保證最低價,否則差額奉還」,但他指其實自己並不是「特別平」。「樓下的批發店的定價多數比來貨價高大約兩成半至三成,我就定喺兩成半。」反而, Edward推銷時會強調三日到貨,及網店店主不用「責」貨,風險較低等。由於他每日都有貨從韓國來港,因此當同場批發行家急於補貨,也會找 Edward,他每款收取五十元服務費。

優之良品氹韓老闆

為求快, Edward也曾被買手「走數」。當時他自恃曾在韓國生活數年,懂得韓文,隨便在韓國網上找買手在東大門的 The OT、清平和市場等熱門地點入貨,「幫襯」數次後,該買手突然「走佬」,損失了三萬元,「淨係得佢個電話,梗係打唔通啦,當買個教訓。」 Edward無奈道,自此他就盡量找規模較大的買手公司,並記下負責人的身份證,更會叫韓國朋友上門查看該公司的規模。

Edward在韓國留學期間,曾和當地朋友辦代購,買香港及韓國的物品兩邊走。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不少韓國的服裝店老闆,「只要有朋友介紹,佢哋就好熱情,仲會約埋一齊飲酒唱 K,次次都要飲幾支廿幾度嘅真露,真係嚇死我。」網店開業前,他都不時走回韓國和老闆打好關係,一年之內來回香港和韓國近十次,「次次去韓國都帶定大大盒優之良品,因為又夠平又夠香港特色!」 Edward笑說,雖然和當地服裝店打好關係後批發價仍是四至五折左右,但他就比同行快一步拿到衣服資料,「每間鋪個個星期都會寄一、兩個電郵俾我更新款式!」現在 Edward約在二百間店鋪入貨,因此每日都不停有新款上架。

大碼貨辦益師奶

網上零售韓國時裝競爭激烈,但零售的毛利達七成,因此 Edward堅持照做,更抄足淘寶網七日包換保證,甚至「唔靚包換」,「其實一百個客人入面最多只係兩、三個拎返來換,不過有呢個保證會買得開心啲。」 Edward說。

雖然香工店只屬陳列室,但每逢星期六,就會變成零售市場,不少師奶來「執平嘢」。 Edward知道批發客主要為看貨物的質地等是否對辦,不介意款式。店內貨辦便以鬆身 T恤為主,「啲師奶多數都鍾意大大件又舒服嘅!」如此一來,每星期都成功把樣辦清走,絕不浪費。

精心經營下,店鋪總算略有小成,但 Edward為創業亦交了不少「學費」。六年前, Edward在韓國遊學回港後,和日本太太 Ayumi在網上開店代購日韓貨品,之後更以月租兩萬元,租下信和鋪位開設日韓飾物店,更聘請了兩名店員。怎知門市冷清,一度變陣做格仔鋪,甚至賣明星相,都月月蝕,「做得最多生意係幾部扭蛋機,生意最好嗰日都係得兩千蚊。」 Edward回憶道,最後轉為賣韓國衫,生意才好轉,但兩年租約期滿,他亦不敢再搏,埋單蝕了二十多萬離場。再創業,他深明節流的重要性,網店風險小,又不用「責」貨。店內只聘請一名店員,自己朝十晚十二開足十四小時工。「父母以前喺內地開製衣廠,後來生意萎縮,好在走得快,唔似其他廠家蝕入肉,阿媽經常教我要識止蝕同變通。」 Edward笑說。

韓國時裝網 肥田多人耕

開業資料( 09/09)
租金*$32,000
裝修$5,000
入貨$10,000
雜費$3,000
宣傳$3,000
總投資$53,000

*三個月按金,一個月上期

營業資料( 02/12)
營業額$740,000
租金$10,500
入貨$600,000
人工*$18,000
買手佣金$10,000
電腦支援$16,000
宣傳$2,000
盈利$83,500

*連 Edward在內,共兩名全職 



詳情請按: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xtplus/%E5%91%A8%E5%88%8A%E8%B2%A1%E7%B6%93/article/20120315/2_16155228/%E9%9F%93%E6%9C%8D%E6%89%B9%E7%99%BC%E7%8E%A9%E4%B8%8A%E5%8F%B0-%E5%9B%9E%E8%B4%88%E9%8E%96%E5%AE%A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