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018-03-15
「只想把握眼前,盡情的創作下去。」- 專訪當代音樂巨匠細野晴臣

「只想把握眼前,盡情的創作下去。」- 專訪當代音樂巨匠細野晴臣

直到現在還是難以忘去那個讓人如癡如醉的夜晚,融合 Blue、Jazz、Boogie Woogie,亦或是充滿動感的 Rockabilly 與 Swing,調皮地把〈Hong Kong Blues〉改唱成〈Taipei Blues〉,甚至冷不防來首 Happy End 時期的名曲〈風をあつめて〉,Legacy 現場自 20 代至 40 代,不分台灣、日本與海外,人群中藏著諸多音樂人,野生的水原希子與西原健一郎,共同沈浸在那看似熟悉,卻又滿載驚奇的旋律之中。而在這之前,沒有人能想像得到,那位在國際上與坂本龍一並駕齊驅的細野晴臣,可以受到你好我好有限公司 BlueTreePress 的邀請踏上台灣舞台,並協同高田漣伊賀航伊藤大地這些優秀的音樂夥伴帶來精湛的現場演出。

聽著身邊的前輩分享二戰後吸收美國文化的日本,當時老一輩的人說著:「許多女孩被美軍給帶走了,許多男孩被搖滾樂帶走了。」那分複雜的情懷,隨著 Happy End 曾唱著:「天空被戰爭汙染的國家,抱著從哪裡來的可樂,穿著橘色的嬉皮裝,那是毫無辦法的我們」,卻也從中能感受到一種,是的,這些源自你們,但我們就鑽研到讓你們嘆為觀止的態度吧。如何到七十歲還能讓新的一代注意,進而喜愛這些蔚為經典的元素,我想「洋才和魂」這四個字,在細野先生推出新作《Vu Ja De.》的紀念公演之夜,得到徹底的展現。

彩排後於休息室近距離面對這位當代樂壇的重要瑰寶,直條紋的深藍西裝裡穿著帽 tee,腳上的布鞋遍佈個性強烈的卯丁,不經意飄落在肩膀的銀絲更顯得耀眼,帶著幽默與俏皮氣息的細野先生,就像大孩子般與我們分享那精萃人生後,仍帶著熱情向前的世界觀。

左一:伊賀 航 IGA WATARU(Bass)

1968 年出身於宮城縣。伊賀 航自高中時期開始學習貝斯,大學時進入設計事務所工作(2級建築士)。1996 年來到東京發展時加入靈魂樂樂團「benzo」,後為專心於樂團活動而決意辭掉設計事務所。1998 年發行單曲〈抱きしめたい〉、專輯《benzoの場合》,同時主流出道。2011 年樂團停止活動。現為細野晴臣、星野源、曽我部恵一、Caravan、おおはた雄一(OHATA YUICHI)、イノトモ(inotomo)等人的支援樂手參與演出。另與長久保寛之 (g)、北山ゆう子 (d) 等人組成樂團「lake」。

左二:高田漣 TAKADA REN (Guitar)

1973 年生,承繼孕育眾多日本民謠及搖滾樂名作的代表性人物,是前輩也是父親的高田渡,高田漣精通鋼弦吉他等多樣弦樂器,參與 YMO、細野晴臣、高橋幸宏、齊藤和義、森山直太郎等人的錄製及演出。以個人名義發行六張作品。擔任多部電影、戲劇、舞台劇的配樂,父親高田渡逝世後10年,發行紀念專輯《コーヒーブルース~高田渡を歌う~》(2015)。2017 年秋天也發行了睽違四年的原創專輯《ナイトライダーズ・ブルース》(午夜飛車藍調),帶來集結細野晴臣、幡谷哲也(EGO-WRAPPIN’)、佐藤良成(Humbert Humbert)等音樂人眾星拱月的精彩呈現。

右一:伊藤 大地 ITO DAICHI(Drums)

1980 年出生於東京,小學時期定居於印尼雅加達。伊藤 大地在上高中的同時開始學鼓,畢業後參與多個樂團活動。2000 年成立 SAKEROCK(2015年解散),其後 2002 年加入Killing Floor。2004 年和野村卓史 (Key.) 組成 GOODLUCKHEIWA。同年加入 Cherry’s、Good Dog Happy Men(於 09 年 4 月離團)樂團。現任細野晴臣、星野源、安藤裕子、地球三兄弟、真心ブラザーズ(magokorobros)、Salyu、坂本美雨等人支援樂手之外,另與創作歌手ハシケン(HASIKEN)組成ハシケン meets 伊藤大地、和奥田民生、岸田繁 (Quruli) 組成サンフジンズ (SANFUJINS) ,可說是相當活躍的鼓手。

右二:細野 晴臣 HOSONO HARUOMI

自幼在爵士樂第一波熱潮的薰陶下成長,並在 1969 年於 Apryl Fool 樂團擔任貝斯手開始漸露頭角,之後與松本隆組建樂團 Happy End,奠定了日本民謠搖滾的根基,樂團解散後以個人 solo 計畫推出的《細野之家》(Hosono House)、《熱帶丹迪》(Tropical Dandy)、《泰安洋行》等膾炙人口的專輯,以爵士、藍調與福音聖歌相融而生的音樂型格,輔以細野對事物獨到的幽默見解,大開日本樂迷的眼界。2008 年獲頒藝術選獎之文部科學大臣賞,並以自身音樂廠牌「daisyworld」盡情探索充滿實驗的音樂世界,作為日本最早接觸搖滾樂的指標人物之一,細野晴臣就如同活歷史般繼續為樂壇注入全新的化學效應。


細野晴臣新作發行紀念公演 SET LIST @ 台北&香港

1 北京ダック
2 La CongaBlicoti
3 South American Way
4 El Negro Zumbon (Anna)
5 ジャパニーズ・ルンバ
6 香港ブルース
7 バナナ追分

8 洲崎パラダイス
9 はらいそ
10 恋は桃色
11 風をあつめて
12 Suzie Q
13 Angel On MyShoulder
14 Tutti Frutti

15 Ain’t Nobody Here But Us Chickens
16 Pom Pom 蒸気
17 The House Of BlueLights
18 Body Snatchers
EC Si Tu Vois Ma Mère
EC 相合傘

最近在生活上有什麼覺得驚喜或有趣的體驗與讀者分享。

細野晴臣(以下簡稱 Hosono)大概是美國太空探索公司(SpaceX)最近發射一枚火箭結果失蹤了,這個同樣來自電動車廠特斯拉(Tesla)老闆馬斯克 (Elon Musk)  的公司,還表示 SpaceX 獵鷹重型運載火箭(Falcon Heavy)發射時會載著特斯拉敞篷電動跑車上火星,而且全程播放大衛‧鮑伊(David Bowie)的〈Space Oddity〉(太空奇蹟),感覺相當新鮮。

第一次來到台灣,Hosono san 有無特別欲進行的嘗試。

Hosono:已經預期時間很短,所以沒有特別設想要去哪裡,不過下次有機會來的話很想在台灣泡溫泉。因為最近台灣有溫泉這件事在日本很有名,很多關於台灣的情報都在日本流通中,包括女性雜誌、時尚雜誌都有大篇幅的報導,在廣播中也有知名作家的女兒來台灣超過 50 次,講的全是關於台灣的事情,所以很想來泡泡台灣的溫泉。

就像 Hosono san 在 1975 年《TROPICAL DANDY》中的單曲〈北京烤鴨〉(北京DUCK),台灣的烤鴨其實也滿有名的。

Hosono是這樣啊,有機會的話想嚐看看。(笑)

在彩排中突然發現 Hosono san 用 iPad 當樂譜使用,著實把我們嚇一跳。

Hosono:這樣顯得我有跟上時代啊,(全場大笑)其實滿方便的。

對自己而言最有意義的一首單曲可否與我們分享。

Hosono:對我來說是收錄於 1976 年第三張專輯的同名單曲〈泰安洋行〉(Bon Voyage, Co.)。在這之前的 Happy End 時期我做了滿多 Rock 風格的作品,也在團體中彈貝斯,到進行 solo project 要出個人專輯的階段,那個時候其實是相當迷惘的,因為我從來都沒有做過,感覺靈魂遇到了瓶頸,後來發現如果可以做出不屬美國也不屬日本風格的作品,對自己會是一種成長,所以包括《泰安洋行》這張專輯也算是一個分水嶺,讓我進入了新的音樂階段。

2017 年有無看到感覺印象深刻的現場演出。

Hosono恩…… 這樣說好了,這幾年我很喜歡看年紀很大的樂手進行現場表演,相當有感覺,在 BLUE NOTE TOKYO 也常看到比如 Herbie Hancock 這些國際知名樂手到日本演出,有興趣可以到這裡看看。

聊到 BLUE NOTE,台北也有一間同名致力推廣爵士文化的酒吧,甚至早 1981 年紐約第一間 BLUE NOTE 開設喔。

Hosono誒~~滿想去看看的,感覺相當有趣,如果能在那裡表演感覺是件快樂的事。

這次 BlueTreePress 接洽 Hosono san 來台,也很意外除了三、四十歲左右的資深樂迷,年輕的朋友其實也佔不少,甚至從最早的 Happy End 與 Yellow Magic Orchestra 時期音樂都有涉獵,Hosono san 是否有預期到這樣的迴響。

Hosono:感覺相當開心,很高興年輕人願意來聽現場 Live。

想特別請問 Hosono san,不論日本或台灣的年輕人,在這個世代可能對於未來是迷惘甚至感覺看不到未來,作為一位長者,Hosono san 會有什麼樣的想法與建議。

Hosono:其實我跟年輕人一樣也是對未來感到迷惘的,大家都有一樣的問題。(笑)除了互相的勉勵、刺激,對我來說,我一直在聽過去那些老的音樂,內化之後將這些元素、旋律轉化為符合當代的模樣,原本覺得這樣的創作可能沒有會感興趣,但很意外獲得相當程度的歡迎,所以我想,專注在你有興趣的領域,從歷史去學習,進而融會貫通形塑自己的風格,說不定會為對未來這種迷惘帶來相當程度的改變。

除去年 11 月細野晴臣推出繼 2013 年《Heavenly Music》,讓樂迷引頸期盼的最新大碟,滿載 live 翻唱曲目與歷年創作曲的《Vu Ja De》,可謂之細野晴臣的音樂原點,1973 年所發表的作品《HOSONO HOUSE》,是在位於琦玉縣狹山市通稱「美國村」的自宅中所錄製而成,同時也是細野晴臣在 HAPPY END 樂團解散後所發行的個人 solo 專輯。《Hosono House》展現了在自宅錄製中,隨處感受到的輕鬆氛圍。無論是以吉他彈唱的〈ROCKABY MY BABY〉或是以巡迴演出為題材的〈CHOO CHOO ガタゴト〉(CHOO CHOO 轟隆隆) 等曲目,都徹底展現了細野晴臣的世界觀。除了細野之外,像是鈴木茂、林立夫、松任谷正隆等人也都參與了專輯的錄音工作,而這 4 人之後也發展成 Caramel Mama、Tin Pan Alley 的組合繼續在演出與錄音方面上合作。適逢唱片廠牌 Bellwood 成立 45 周年,遂將此被日本流行樂壇譽為「永恆名盤」的經典專輯,再度重新混音發行,台灣部分也由風雲唱片 Guts Records 進行推出,雖未能同樣發行高音質的 CD 版本,不過成為細野晴臣推出首張個人專輯復刻盤的台壓版,更增添其紀念價值,對於喜好日語搖滾的當代年輕樂迷來說,絕對是一張值得珍藏的必收傑作。

Hosono san 可曾想過八零年代推出的《電玩音樂》(Video Game Music)專輯,結果奠定了日本電玩音樂的發展。

Hosono:那時是照自己的興趣,沒有想過會有這個深遠的影響,不過那個時代電玩遊戲開始盛行,身邊會玩遊戲的朋友其實都相當興奮。自己在當時也是個喜愛電玩遊戲的人,像是《乒乓球》、《太空侵略者》(Space Invaders)、《轟炸超人》(Bomberman)與《影の伝説》(影子傳說),都是喜歡的作品。

對於當代日本樂壇的觀察,有無感興趣的音樂人或團體。

Hosono這個部分其實沒有特別的想法。(笑)

星野源呢,包括〈Drinking Dance〉單曲是為了 Hosono san 創作,而且一直尊稱 Hosono san 為師傅。

Hosono:啊!還有他呀。(全場大笑)源君比起來我們像是相當熟的好友,因為太熟反而忘記了。不過要說感興趣的部分,我想國內外,甚至台灣的廣告,有時候從中發現的音樂,這反而是會讓我感興趣的媒介。

在音樂工作之外,可否與我們分享生活上的興趣。

Hosono因為我是一個老人家,所以已經沒有新的興趣了。應該是說現在的我不會去想未來怎麼樣,就是把眼前的今日過好,所以眼前的應該都是音樂。

很好奇在服裝上 Hosono san 的穿搭思維,對於年長者會有何搭配的建議。

Hosono我完全不覺得自己很會穿衣服呀,反而 YMO (Yellow Magic Orchestra)的高橋幸宏我覺得相當時尚啊。(笑)自己多半是照喜好去自由搭配,到了我們這年紀多點明亮與俏皮的感覺好像也沒有關係。

台灣有句俗語是「人生七十才開始」,七十歲之後是另一個人生的起點,Hosono san 對於這樣的第二人生,有無尚未嘗試但想做的事情。

Hosono:其實到了七十歲,仍持續創作、進行表演,就是我還沒有嘗試過的事情了。走過了 J-pop、J-rock,到現在更多不同樂風的誕生,包括自己的創作之後會有什麼樣新的化學效應,這點是讓自己期待的。這次推出了新的專輯《Vu Ja De.》,對我來說比較像是一個暖身,現在腦中已經在想著下一張專輯的藍圖,所以接下來就是進行專輯的籌備錄製。

是否會繼續參與音樂祭的演出。

Hosono:以前每年都會參與夏季的音樂節,但接下來我會停下來,明年 2019 年會來到我步上音樂人生的五十週年,我會希望做個結合展覽與表演的大型活動,現在對於這部分是比較想著手進行的。

最後想請 Hosono san 用一句話形容自己的音樂。

Hosono:沒有人這樣問過誒,外界的人曾形容我的音樂很特別,真要我回答我想是「奇妙」吧。

深厚的創作底蘊,親切不做作的俏皮,看著七十歲的細野先生在舞台上無拘無束的盡情演出,心裡在想自己七十歲時將是什麼模樣,那一分怡然自得,讓音樂不再是年少輕狂時對抗世界的工具武器,細野晴臣彷如海賊王裡的白鬍子老爹,悠閒的暢遊在音樂的藍海之中。能夠繼續期待細野先生的新作,我想是再幸福不過。

 

(全文完)


heungkung.com 香工平台 - 線上線下, 無限商機


#創業 #做老闆 #ecomerence #ONLINESHOP #marketing #線上 #香工 #批發零售 #ecomerence #ONLINESHOP #marketing #線上 #香工 #批發零售  #課程 #賺錢 #商會 #電子行銷 #電商 #Mr香工Edward


原文轉載 KEEDAN.COM http://keedan.com/track/2018/01/23/keedan-special-interview-with-hosono-haruomi/